您的位置:主页 > K悦生活 >江诗丹顿阁楼工匠系列:一套五枚陀飞轮怀錶 >

江诗丹顿阁楼工匠系列:一套五枚陀飞轮怀錶

2020-07-202020-07-20K悦生活K悦生活

过去在18世纪怀錶蓬勃发展的那个年代,皇宫贵族、名流雅士这一些尊贵客户会想要拥有属于自己的怀錶作品,这时候他们会向城中着名的钟錶匠或工匠们订製,甚至是亲身前往阁楼内、与「阁楼工匠」(cabinotier)直接讨论需求。会发展出阁楼工匠这样的形态,是因为製作钟錶、珠宝,或者是珐瑯、金雕这类技术工艺需要足够的光源,在没有电力的状况下故将工作坊设置在建筑物顶楼的小阁楼内;而对于这些贵客来说,除了能提供隐私之外,委身上到小小的阁楼内成了追求极致收藏的必经之径。

承袭过去阁楼工匠的精神,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在2006年推出阁楼工匠系列(Atelier Cabinotiers),为高级订製系列,除了可要求特别的錶盘、装饰之外,乃至于创造一整枚全新时计,从机芯研製到錶壳设计皆可受理。而就在日前,江诗丹顿公布了阁楼工匠系列的最新杰作,一套五入的陀飞轮怀錶各自拥有不同的擒纵系统与机械结构,展现江诗丹顿长久传承下的製錶工艺。

江诗丹顿阁楼工匠系列:一套五枚陀飞轮怀錶

被誉为三大複杂功能之一的陀飞轮装置,目的在于消弥地心引力对擒纵系统的影响,在过去使用怀錶的时代,由于时计长时间放在口袋中,摆轮与游丝会受到地心引力向下拉而造成轻微扭曲、进而影响精準度;而陀飞轮即是在擒纵系统外设立另一个框架,以毎60秒旋转一次,让擒纵系统不再长时间垂直,进而调节地心引力的影响。在钟錶工艺长久的发展历史下,陀飞轮装置被不断地改进,时至今日不光是加强準确性的功能,更重要的是在于陀飞轮框架的细腻与运行美感。

江诗丹顿阁楼工匠系列:一套五枚陀飞轮怀錶

为收藏家专门打造的阁楼工匠系列订製套錶,五款怀錶分别为陀飞轮、冲击式天文台擒纵陀飞轮、恆定动力擒纵陀飞轮、均力装置擒纵陀飞轮以及航海天文台钟摆轮陀飞轮。冲击式天文台擒纵陀飞轮的冲击式天文台擒纵系统,与一般标準的锚式擒纵系统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採单向式运行,免去一般锚式擒纵的冲击、回摆的一连串惯性动作而产生误差,冲击式天文台擒纵系统有更高的精準度;在视觉上,冲击式天文台擒纵系统会明显地每半秒準确地「跳」,这有别于一般锚式擒纵系统手錶的「轻扫」动作。而冲击式天文台擒纵陀飞轮即是罕见地结合了冲击式天文台擒纵系统与陀飞轮装置的顶级之作。

江诗丹顿阁楼工匠系列:一套五枚陀飞轮怀錶

恆定动力擒纵是一个附加于机芯擒纵轮上的非常複杂精密的机械装置,它为槓桿式擒纵系统在整个运作过程中提供恆定、相等、不变的动力;恆定动力擒纵装置近年来在高级钟錶界大放异彩,有技术能力製作的皆为一线品牌,如今江诗丹顿将其结合複杂陀飞轮装置,这样的结合更是少见。

均力装置擒纵陀飞轮则是运用「均力装置擒纵」弥补了任何只是由正常运作和扭鬆一枚机械时计所引致的轻微潜在错误,但不包括拥有自己修正功能的擒纵系统;而「上条装置」透过装载和释放由陀飞轮额外的一个发条所储存的动力而达致此作用,在这枚怀錶所释放的确切的控制值,即每隔10秒,因此令从发条输送到陀飞轮的动力可以维持相等和不变。

江诗丹顿阁楼工匠系列:一套五枚陀飞轮怀錶

航海天文台钟摆轮顾名思义是为了航海需求而创,为了减少温度变化对时计精準度的影响,航海天文台钟摆轮拥有12颗微调螺丝外,还有焊接在摆轮外缘的四个大金称铊;摆轮本身是双金属,即由两条金属组成,它们拥有不同的膨胀速度,以及开放的尾端,使其在温度出现变化时可以伸展,至于四个大金称铊则在钟錶师调校和测试时计时,放置于摆轮的外缘,直至调校至最佳位置,以抵消摆轮外缘的膨胀和收缩。简而言之,双金属摆轮和特别修正的称铊即代表摆轮的摆幅在任何正常的温度範围都保持不变,也因为极其複杂,航海天文台钟摆轮陀飞轮是极为少见结合航海天文台钟摆轮与陀飞轮装置的作品。

江诗丹顿阁楼工匠系列:一套五枚陀飞轮怀錶广  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