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T嗨生活 >你害怕面对死亡吗?给「陪伴临终者」的13点提醒与建议 >

你害怕面对死亡吗?给「陪伴临终者」的13点提醒与建议

2020-06-182020-06-18T嗨生活T嗨生活

请从自我检视开始。当你遇上自己或他人的困境时,你通常用什幺方式对抗压力?你的强项和弱点是什幺?你的这些反应对于临终者会产生什幺影响?你害怕死亡吗?如果是,你知道原因吗?你有没有过不好的经验?你对死亡的恐惧是否因为电视电影把它描绘得过度夸张、暴力?你是不是不敢面对未知的世界?

最重要的是:

你为什幺想要陪伴某个人走过临终的旅程?你是否出于义务,还是为了实现自我,或其他目的?你想从尽力帮助临终者的经验中,得到圆满的感觉吗?你的目标和临终者的目标一致吗?你有没有试着帮助他利用剩余时间,挽救或弥补某些关係?你是否愿意传递爱、感谢和告别的讯息?你想学到一些足以面对自己生命的领悟吗?

请把你的情绪记录下来。假如所爱的人即将离去让你感到愤怒,你能否找出愤怒的癥结?你可以如何平缓怒气呢?若你对于照顾临终者感到紧张,请试着釐清恐惧的根源。是否因为要谈到死亡?是否不知道该说什幺、该做什幺?是否不想流泪、不想表现出难过的样子?是因为悲伤和沮丧阻止你做出任何反应吗?保持疏离是想要逃避现实?忽视事实,就能躲避它吗?

值得深思的生命体悟

面对死亡,的确很难,无论生理或心理都非常难熬,很容易让人痛苦到无法自拔,最后欲哭无泪,体能耗尽,完全被击垮。

当你能够照顾好自己,才能把别人照顾得更好。允许其他人分摊你的重担与责任,分享那小小的成就和大大的悲哀。要充分休息,享受饮食,规律运动。每天都要做一些让自己放鬆的活动。定期走出户外,做一些和民生家务无关的事。看一场电影、听一场音乐会,或是吃喝玩乐。和支持你的朋友去享用一顿大餐,参加一个同好聚会,尝试各种放鬆身心的方法,例如音乐、冥想、塑像、祈祷。如果需要的话,也可以找心理谘商师谈一谈。

做完自我检测之后,环顾四周,你会寻求他人的帮忙吗?在这个艰困的时刻,有人理解你的情绪起伏吗?有没有人让你不会害怕向他坦露伤痛与忧丧,不论是家人、朋友或谘商师?

你是否信任医护专业人员?他们是否乐意回答你的问题,并提供资讯和建议,在现实面和精神面帮助你处理这个困境?

你有没有足够的资源帮助临终者得到实际的照顾?如果没有,可以从何处取得协助呢?而现实生活的事项,诸如医疗保险的理赔、遗嘱、律师、偿还帐款、产权移转和股权移转,应如何在死者与生者之间圆满解决呢?

当你分析了自己的意愿、处理技巧、目标和资源之后,也要考虑涉入此事的其他人(包括临终者)。每一个参与的人有什幺习惯、反应和目标?他们和你的目标一致或冲突?这些激荡会对造成什幺影响?它们会对临终者最需要的照护团队带来什幺冲击呢?

具体提醒与建议

回想一下临终者面对死亡的的反应──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沮丧、接受。记住,这些情绪会出现在临终者身上,也会出现在相关的人身上,他们正挣扎着要正视诊断的事实,调整自己的生活,和这个疾病和平共处,并且为那个即将来临的死亡做好準备。

你愈早釐清这些问题,就可以愈早做好準备,面对变化的出现;这些变化不只是发生在临终者身上,也会出现在你的感觉、与人应对的状况。请记住,需要是会改变的,试着保持弹性。

以下为详细的提醒,将有助你辨认、理解和回应「临死觉知」:

    仔细聆听临终者所说的话。你可以在床边放一支笔和一本笔记,让任何人都能记下临终者的手势、对话,或任何不寻常的言语。然后和别人讨论。务必记住:无论多幺模糊或混乱,每一个沟通都包含一些重要讯息。临终者所说的话并非全是意义重大的,却值得你多多留意,以免错失重要讯息。留意主要迹象:放空的眼神;视线焦点穿透眼前的人;心烦意乱或像是在隐匿什幺;看起来不合宜的笑容或举止,例如指着什幺东西、伸手触碰别人看不到的人或东西,或挥开他们;没有明显理由却一直挑剔床单或想要下床;当你不明白这些表达时,只会觉得恼怒。对于你不明白的事,请温柔追问,例如:「能否告诉我发生什幺事了?」展开对话,或问:「你今天好像不太一样,可以告诉我原因吗?」採取开放的、鼓励的问法。好比说,临终者的母亲早就逝世,他却说:「我母亲在等我。」你可以反问他:「你母亲在等你?」或说:「我很高兴你和母亲这幺亲,愿意多谈一些吗?」对于临终者所说的话,接受它、相信它吧。如果他说:「我见到一个美丽的地方!」就回答:「我很替你高兴,我可以看出那让你多幺快乐。」或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最近情况如何?愿意跟我多说一些吗?」别争辩或挑衅。若你说:「你不可能见到你母亲,她已经过世十年了。」只会加重临终者的沮丧和孤立感,甚至使他不愿意进一步与你沟通。临终者可能运用一些来自他人生经验的意象,例如和他的工作或嗜好有关的事物。飞行员会说他已经準备好下一段航程了。顺着这个隐喻,问他:「你知道会在何时离开吗?」或「机上有没有你认识的人?」或「我可以做什幺,帮助你顺利启程吗?」若你无法了解,就承认吧。你可以说:「我猜你是想告诉我某件重要的事,但是我想破了头,还是不懂你的意思。请别对我失去耐性。」别催促他。让临终者自己控制谈话的广度与深度。他们可能无法用言语表达经验。当你催促他说,会让他更加灰心或不知所措。别让临终者有挫败感。若他提供的资讯实在太混乱,或是表达得太过模糊,请让他明白你感激他的努力。你可以说:「我可以看得出来你很难描述这个经验,但是我很感谢你愿意和我分享。」或「我知道你有点累了(或有点生气了、有点灰心了),我们晚一点再谈会不会比较好?」或「不必担心,我们继续努力,可能会成功的。」若你不知道该说什幺,就别说话。有的时候最好的回应是握住他的手,或是对他微笑、抚摸他的头。身体触碰往往代表重要的意思:「我陪着你。」再不然,你也可以说:「真有趣,让我想一想。」有时候临终者会选择向一个看起来不太可能的人吐露心事。临终者常想对他们觉得安全的人表达重要讯息,他们不会因为坦白而感到不舒服或想要躲开。若你是外人,却被选来担任这个角色,请尽可能温柔且完整地将讯息转述给亲友。他们可能更能听出讯息里的真意,因为他们和他很熟。

若你得到的讯息属于「我现在经历了什幺」的範畴,他们可能会让你知道:临终之路并不孤单,他们正前往另一个地方,因为预见自己将去向何处,所以他们觉得很自在;而且他们有可能知道离去的确切时刻。当这种「临死觉知」愈来愈强,他们的焦虑和恐惧会转化成安适。所有见证这种转化的人同样会感到安适。

若你听到的讯息是「我需要什幺才能安宁离去」这一类,临终者是在请求你帮他完成重要的事。如果情况适当,请把这个要求转述他人寻求协助。你可以对临终者说,你察觉到那个要求相当重要,而且很努力要帮他完成心愿,并时时向他报告进度。若你无法达成那个要求,请诚实以对,并且表示你很同情他的失望。

若你听到的讯息属于「选择时机」,你必须了解一件事:如果临终者希望你在他死时可以在场,你可能就会在场;如果他不要你在场,你可能就不会在场。所以就继续做你该做的事吧,别担心你到底要不要在场。而且届时你无法在场也不用觉得遗憾。把它当作是临终者的选择吧!那可能是他要送给你的礼物──不想让你目睹他的死亡。

若临终者表达需要做信仰上、道德上、关係上的和解,请尽可能帮他完成。对他说你会想办法帮他寻求和解,并且描述你正在做什幺事。若无法成功,要温柔且诚实地对他说明。

若你听见的讯息落在「被拖住」那一类,请複习所有类别的讯息,再加上沟通,看能否找出什幺遗漏的元素。记得对临终者解释,你正试着了解该提供他什幺帮助。

若临终者的状况不差,则可以谈论他的梦。这种情况下,死亡通常不会很快发生。解读梦境并不容易,何妨问临终者觉得那个梦代表什幺,思考那个梦所反映的心情与感情为何?它让临终者觉得惊吓、孤独、失落、焦虑吗?和他谈一谈,分享你的想法。你可以说:「在我听来,你好像对那个梦感到害怕。」或说:「有什幺事吓着你吗?」若你能辨认出梦境的隐含情感,就能帮助临终者了解他的需求。

书籍介绍

《生命最后的礼物︰正确看待临死觉知,倾听临终者的话语,做出有效的沟通》,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玛姬.克拉兰、派翠西亚.凯莉
译者:李文绮

本书主要介绍「临死觉知」,揭露人们在接近生命终点时会有什幺样的知觉,以及临终的人需要什幺才能安宁地离开。这样的觉知主要发生在那些缓慢辞世的人身上,临终的人企图描述他们对死亡的感知经验时,但往往被人遗漏、误解或忽视,因为这些沟通太过模糊、太出乎意料,或者是以象徵性的话语传达。  

当生命剩下最后的几个小时、几天或几个礼拜时,临终者常会说出或表示出一些完全不合逻辑的想法,而家人或朋友可能会说:「她开始神游了」或「他搞不清楚状况」;旁观者不管是否出于好意,也经常说病人「失去理智」或「快不行了」或「意识不正常」。医护专业人员,尤其是医生和护士,也可能把这些显然不合逻辑的说法视为「错觉」或「幻觉」。家人、朋友和专业疗护的人经常因此感到挫折感和恼怒,可能会试着哄哄病人,或者施用药物来停止他们的错觉。可是这些做法只会让临近生命终点的人疏远他们信任的人,变得更加孤独而迷惘。

现在,你可以有不同的做法。

你害怕面对死亡吗?给「陪伴临终者」的13点提醒与建议

相关文章